一个荒唐类比的蝴蝶效应:千军万马做公链

原文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MCa96_Jt6GwjFKtKkLvQNg

** 导读:** 不知怎的,马克思理论在区块链世界重新焕发了生机。徘徊在欧洲的马老师的幽灵,似乎恰巧赋予了某些特殊商业行为历史合法性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:“基础设施决定上层建筑”,所以我们应该先做公链(基础设施),以支持应用(上层建筑)。这个想法最终决定了资本、研发力量投放的优先级。可荒谬的是,“基础设施”甚至不是马老师的原话。到底应该先做应用,还是先做公链?在本文中,Union Square Ventures 给出了他们的观点和认知。

本文取材于 Union Square Ventures 在 10 月 1 日的一篇博文(作者:Dani Grant,Nick Grossman),由 DappReview 翻译并重新编辑,USV 是美国知名风投机构,曾参与 Twitter,Tumblr,Kickstarter,stackoverflow,CodeAcademy 等项目的早期投资,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领域于 2011 年开始布局,参与投资的项目包括 Coinbase,Polychain Capital,Algorand,CryptoKitties 等。

一个普遍的认知是:区块链行业正处于基础设施阶段,开展工作的正确姿势是构建基础设施——更好的基础链,更好的链间交互性,更好的客户端、钱包和浏览器。

他们说,「欲成其事必先利其器」,区块链首要需要强大的工具,它能让我们轻松地构建和运行 Dapp。

但是,当我们与一些基础设施的创始人交谈时,却有人「幡然悔悟」: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其实是让开发人员构建顶层 Dapps(去中心化应用)。

荒唐的类比

用「基础设施」形容公链、钱包是贴切的描述,但当新闻通稿中频繁出现「基础设施决定上层建筑」的表述,问题变得严重了。

这种类比不合逻辑。

马克思的原话是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」而并非「基础设施」,他的内在视角限定在了社会经济学的宏观领域。这种类比虽然牵强附会,却有极大的历史号召性,最终,连讲故事的人都信了自己的邪。

我们能够理解这种冲动,经过互联网的教育,傻子都懂:投资或者建设「平台」通常是最有价值的。所以自然会急于建立一个主平台。

可没有精钢钻不该揽瓷器活,商人通常没有高屋建瓴的研究视角。我们不妨把问题从空中拉下来,回到平易近人的科技史中寻找答案,常识有时更准确。

下图是一种新平台出现的时间节点和爆款应用出现时间 / 数量的对比图:

d467eaf04e8c4ad49d5326bf3ac86e85_2018101850726.png

这张图就像一本启示录:

一个领域没有爆发性增长,很可能并非因为我们处在基础设施(如果非要用这个词来代指的话)落后的阶段,这样的描述过于静态。

基础设施和应用至少在互相影响着,它们的关系更像「……apps => 基础设施 => apps ……」式的动态纠葛史。

我们正处在上述发展周期的某个转折点上。

剩下的问题只有:现在,到底是应该先做 Dapp,还是先做基础设施呢?

先有鸡还是先有蛋?

争论「先有鸡先有蛋」在古时候显得很「哲学」,但在现代,这有点蠢。

鸟类起源的三个假说:恐龙、爬行动物中的槽齿类、鳄鱼(注意,爬行动物)。

而这三种生物,都生蛋。

应用和基础设施的关系同样如此,历史已经给出答案。

在大平台转变的历史中,首先出现一个突破性的应用程序,然后该应用程序启发了构建基础设施的阶段,先进的基础施设使得构建更先进的应用程序和基础设施变得容易,更促使消费者广泛采用这些应用程序。

例如,灯泡(应用程序)是在有电网(基础设施)之前发明的。为了让广大消费者购买灯泡,就需要建设电网。1879 年,首先出现了灯泡这个突破性应用,然后 1882 年才开始建设电网。

另一个例子:飞机是在有机场之前发明的。为了让消费者广泛采用飞机就需要建造机场,作为突破应用程序的飞机在 1903 年首先出现,并启发了人们在 1919 年成立航空公司,1928 年建造机场和 1930 年实施空中交通管制。

fe35bbea07e64069845c78bd07bbcec4_2018101850729.png

有时,你需要的所有基础设施只是海滩和一些零部件而已。

互联网也遵循相同的模式。

第一个应用 Messaging(1970)和 email(1972),它们在随后的几年内强烈地激发了基础设施建设,比如以太网(1973)、TCP / IP(1973)和互联网服务提供者(ISPs)(1974 年),使消费者能更广泛地采用这两种应用。

下一代突破性程序是门户网站如 1990 年的 Prodigy、1991 年的 AOL,网络门户催熟了搜索引擎和网络浏览器。

中生代的突破性程序是像 1994 年的亚马逊这样的早期网站,为它构建的基础设施是编程语言(1994 年的 PHP,1995 年的 Javascript 和 Java),它们使构建网站变得更加容易。

新世代的突破性应用程序如 Napster(1999),Pandora(2000),Gmail(2004)和 Facebook(2004),这些应用程序使基础设施跨越式进化,能更轻松地构建复杂的应用程序,如 2004 年的 NGINX 和 Ruby on Rails,2004 年的 AWS,循环往复。

998808bb032742c594f9d90472e953fe_2018101850733.png

我们也看到了这种模式与我们最新的移动应用程序的迭代和发展:它们就是严重依赖视频的流行移动 apps:Snapchat(2011)和 Instagram(2016)等。

现在,我们看到公司们正构建基础设施,使移动应用程序可以轻松添加视频:Ziggeo(2014),Agora.io(2014),Mux(2017),Twilio Video API(2017),Cloudflare Stream(2018)。

52a5ace65bdd4c649e352dd56e6a4de6_2018101850741.png 此循环还正确地解释了区块链中的事件序列。

32380ffd04614c2eb45cc436b0d482c3_2018101850736.png

基于比特币网络,BTC(2008)是区块链中第一个爆炸性应用,臭名昭著的早期加密货币交易网站 Silk Road(2011)紧随其后。

这又激发了新一轮基础设施建造,如 Sidechains 和 Drivechain(2015),以太坊智能合约和 ERC20(2015),Lightning(2015),可以在分布式网络上轻松构建新的应用程序。Coinbase(2012)和 Metamask(2016)等基础设施能够解决支付问题从而使消费者采用这些新应用程序。

该轮基础设施随后推出了下一波应用程序:Tokens/ ICO(2017)和早期的 dapps(2016 年的 Rouleth 和 vDice,2017 年的 CryptoKitties),它激发了新的基础设施建设:Infura(2016)和 Web3js 和 Zeppelin(2017)。

事实上,分布式网络真正模糊了应用程序与基础设施之间的界限,因为它们具有开放性和可互操作性。这也是我们爱上区块链的原因之一。

如果有人利用某个 Dapp 打造了新的应用,比如 CryptoKitties 或任何智能合约,那这个“超级 Dapp”就变成了新基础设施。就像在支付宝上面打造了基金投资接口,支付宝反而成为了生态设施。

在过去,大平台(如亚马逊或 Facebook)必须有意识地决定打开 API 并成为一个平台,而加密应用程序从最开始就是开放和可互操作的。这使 apps => infrastructure => apps = > 基础设施周期更紧凑。我们现在正在等待下一波能指导基础设施建设的大型应用程序。

相邻可能

每个大平台(电力,汽车,飞机,网络,移动设备等)发展的共同主题是用此刻可使用的工具尽可能的进行创造。

在《伟大创意的诞生》,史蒂文约翰逊将其称为相邻可能。  

换句话说,你可以打开相邻房间的门,但你不能隔着台阶从前廊打开后门。很难成功地构建远远领先于应用市场的基础设施。

每次「apps => 基础设施」周期重复时,本质上是之前循环中构建的基础设施使新应用程序成为可能。

例如 YouTube 只能在 2005 年建立,但在 1995 年出现就毫无意义。因为 2000 年高速宽带普及之后视频观看、分享才能实现,带宽的不断升级又催生了 eBay,亚马逊,AskJeeves,Neopets 等更复杂的应用。

Chris Dixon

Chris Dixon 和 Fred Wilson 在最近一集 a16z 播客中谈到了这些概念。Chris 有一个名为 Dot Bomb 的网络游戏,它嘲笑了 90 年代后期的那些天马行空但很不实际的网络游戏。

但 Chris 的观点改变了,因为网络草根时代所有「愚蠢」的想法现在都是十亿美元的独角兽。它们经历了无数轮「app => 基础设施周期」才成为能够实现的应用。仅仅是一两轮周期往复是没有太大现实意义的。

这正是我们所说的「基础设施理论」的核心问题:我们构想了一个「基础设施阶段」,它与使用它的 apps 在技术层面上相差太远,我们冒着在臆想的空间中「超前建造」的风险。

我们急不得,必须依照「apps => 基础设施 => apps => 基础设施」的步骤不厌其烦的重复,确保自身行为不违背商业规律。

「app => 基础设施周期」也提出了这样一个尚待讨论的问题:

区块链时代,由于每个新平台中的周期越来越紧凑,因此构建和使用这些 apps 的成本比传统互联网中更低。

可是,我们在 1995 年建立 usv .com 的成本要比现在构建它的成本高出许多。同样的,现在创建区块链应用程序的资金、工作量和时间成本会比数年后多得多。

这对投资者而言,很烦。

先摘掉投资者的帽子,本文最重要的价值在于说明:何时、可以建立什么的技术框架。

「apps => 基础设施 => apps => 基础设施」周期说明了何时可以构建应用程序或基础设施,但无法说明何时投资应用程序与何时投资基础设施。

以灯泡为例,虽然它是在电网之前发明的,但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,没有人能在电网到位之前卖掉很多灯泡。

总结

有一个问题是:为什么 apps 出现在循环开头,而不是基础设施首先出现?

一个原因是,在有应用程序要求解决基础设施问题之前,创建基础设施没有意义。直到有要求解决问题的的应用程序们,才可能知道正在构建的基础设施解决了一个真正的问题。

现在构建加密基础设施将是一个挑战,特别需要一个突破性加密应用程序,围绕它构建基础设施和工具。

加密世界中有一个认知:首先我们需要构建强大的工具,一旦我们拥有了工具,我们就可以构建应用程序。

但我们希望展示的是,在其他平台转变中,我们能够在有强大工具之前构建前几个应用程序(尽管它会需要更多的资金和时间),然后这些早期应用程序激励我们构建工具,循环往复。